京城皇宫中最近变的异常安静,没有任何因为争宠而发生的宫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3
  • 来源:中文字幕无线观看高清

  京城皇宫中最近变的异常安静,没有任何因为争宠而发生的宫斗。御花园中的花开了,满园的艳丽景象。后宫美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凉亭赏花,喝着上供来的绿茶,如此这般的景象实在是难得。

  南朝皇帝也无忧心大事,自从龙阳带着大军出征以来,国内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。如今开来,只要龙阳得胜回朝,那就是最大的喜讯。

  东宫院中已经没有了残留的花香,小宫女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着什么。只见南宫夫人身穿一件橘红色衣裙,发髻上依旧带着那只白玉歩摇,随着走动,那几颗圆润的珍珠来回摇晃,折射出柔和的光。

  见到夫人出来,小宫女忙闭上了嘴。南宫夫人皱了皱眉头,“都下去吧!”她走了几步,又转回大殿。如今东宫四面楚歌,敌人潜伏在暗,她不得不防。

  只见一女子脸色略微发白,太医虽然来过,并且说只是略微感染风寒,但这么几天过去了她却仍然没有好起来。如星辰般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小巧的鼻子和已经毫无血色的唇。如此倾城之容,为何有西施之态?斜躺在长椅之上,正在闭目养神。她正是嫁入东宫,又在点兵大典上摔下台阶的张玉清。

  身穿蓝色宫衣的小宫女跪坐于她身边,忧心匆匆的神色显露无疑。“小姐,我看太医送来的药我们是不能再喝了。如今这东宫之内已经有了奸细,我们不能继续坐以待毙。”

  “太子妃殿下,老身有话说。”黄se布幔微微一挑,露出布幔外的人。她正是刚想出去却又折回的南宫夫人,如今,她的脸色也有着戒备。

  “夫人请讲。”清儿睁开眼睛,不知为何眼中犹豫不宁。近来她从未睡过安稳觉,总觉得做什么都有人在窥视。

  “太子妃殿下,如今敌在暗,我们在明。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在这深宫之中若是不赋予行动,那必是死路一条。”她字字说的真切,不由得清儿不相信。

  清儿坐起身子,异常坚定的望着南宫夫人:“夫人,清儿想要出宫。”她脸上满是怠倦,眼睛也没有了初进宫的清澈。

  南宫夫人闻言手顿时握紧成拳,出宫,这可是件天大的事。“不行,若是皇后娘娘知道了定会处罚殿下的。”

  清儿拿出一块玉佩,只见那玉佩通透,毫无瑕疵。雕刻的云纹仿佛仙界,玉色盘龙栩栩如生。“这个,是龙阳托母后转交给我的,如今我只是去边关探望他。”她幽幽的望着南宫夫人,神情凄楚。

  “夫人,您定是有办法的对吗?”身穿蓝色衣裙的小宫女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她。

  南宫夫人被清儿的眼神微微刺痛,然后yao牙定下决心,“若是东宫再出异事,殿下便可去央求皇后娘娘恩准你出宫。”

猜你喜欢

没想到玄冥蛇的洞窟之中竟然找到变形兽的幼兽,这一次的收获还真是不错

没想到玄冥蛇的洞窟之中竟然找到变形兽的幼兽,这一次的收获还真是不错,李月浓细细的感受着经脉之中流淌的真气,享受着经脉之中温润的感觉,这具身体之所以不能修习武功心法,最主要的就是

2020-02-20

寒柳终于从他们的“魔掌”中挣脱出来了,松了一口气

寒柳终于从他们的“魔掌”中挣脱出来了,松了一口气。昨天她是提早睡了没感觉,其实她不大习惯跟别人一起睡,以前在家也是。有一次,妹妹突然说要试试看两姐妹一起睡的感觉,然后两个人躺在

2020-02-20

华兹冲了进来,只见寒柳安然地睡在床上,什么事也没有

华兹冲了进来,只见寒柳安然地睡在床上,什么事也没有,如果硬要说有的话,就只是脸色有点不好,有点黑眼圈。她谨慎地摸摸寒柳的头,比对了一下自己额头的温度,比自己高了一点,但应该是小

2020-02-20

然后忆起这孩子的德行,暗叹自己差点又上当了。

然后忆起这孩子的德行,暗叹自己差点又上当了。嘴角抽搐了下,莱德除了无奈加无语还能怎么办?于是乖乖的扮演好他作为向导的角色,为姚娜解答疑惑。“诺比迪亚帝国的首都——名为塞多瑟城,

2020-02-20

然而这关系到莱德的经济问题,他当然不会想当这个凯子,

然而这关系到莱德的经济问题,他当然不会想当这个凯子,所以莱德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,然后盯着瓦特几秒,将视线转向姚娜选中的奴隶身上,上下打量着,才缓缓的道:“喔……先生,假如是你

2020-02-20